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创始高管遭原始投资人起诉 腾讯音乐赴美上市3天破发

  12月15日,段和段律师事务所跨境争议解决律师陈若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郭汉伟与谢国民在2012年的投资接洽中,出于对谢国民的信任,从设立相关公司到整个公司运作都是谢国民一手操作,而郭汉伟本人则是直接将2600万美元资金交付给谢国民来运作,并未插手CMC以及海洋音乐的工作。直至一年后双方闹僵,郭汉伟才拿到公司的营业执照、财务章、各类合同文件等东西。

  12月7日,受郭汉伟的委托,和君创业与段和段律师事务所两家机构在上海举行媒体沟通会。

  创始高管遭原始投资人起诉 腾讯音乐赴美上市三天就破发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上述事实在郭汉伟向美国纽约南区地区起诉的法院案件(案件号:CIVIL DOCKET FOR CASE #: 1:18-mc-00561-JMF)公开披露的情况中亦有表述。这份情况说明也显示,在确认由谢国民代郭汉伟持CMC37.5%的股权之后,谢国民全权运作CMC及其海洋音乐等其他公司,从2013年开始谢国民完全控制这些公司的经营和管理,并阻止郭汉伟获取海洋音乐实际运营、债务和信用状况等方面的真实和完整信息。

  腾讯音乐作为客户量庞大的国内在线音乐流媒体,赴美上市本是一件好事,却没有想到和上市几乎同时而来的是一场官司。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腾讯音乐方面进一步了解详情新闻资讯,但是腾讯音乐表示暂时对此不予置评。

责任编辑:张国帅

  “从2012 年始新闻资讯,在谢国民的多次游说下新闻资讯,郭汉伟在由谢国民成立的中国音乐集团(China Music Corporation,下称‘CMC’)投资了总计约2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 亿元)。当时谢国民宣称CMC在第二年便可实现盈利,并将于3 年内在美国上市,届时郭汉伟就可获得巨额投资回报。基于这些承诺,郭汉伟开始成立海洋音乐等多家公司并为CMC注入全资,在双方前述的协议中,股权分配为郭汉伟持有CMC62.5%的股权,谢国民则替郭汉伟代持另外37.5%的股权。”当日,和君创业负责人李肃对媒体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腾讯音乐发布的首份公开财报显示,其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为 135.8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27.07亿元人民币。营收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而净利润也翻了一番。今年第三季度腾讯音乐营收同比增长71%,比前两个季度的96%和89%有所放缓。截至目前,腾讯音乐持有中国四大音乐应用(Apps),包括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以及“卡拉OK”应用全民K歌;今年第二季,公司每月活跃用户高达8亿。

  《华夏时报》记者也了解到,就在郭汉伟的两家受托机构12月7日对外界发布上述对于腾讯音乐及其联席总裁谢国民的诉讼及仲裁后,12月11日,谢国民对外界称,他们已经获悉投资者在中国提出的仲裁申请,并计划对索赔要求提出质疑。在腾讯音乐于12月10日发表的招股说明书补充说明中称,公司于12月6日获悉早期投资者郭汉伟提出的仲裁申请,谢国民、CMC以及一些附属机构被其列为被告。

  双方的股权矛盾也从2013年开始爆发。根据和君创业及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共同出示的资料显示,在进一步吸引外部资本整合CMC前,谢国民声称公司经营遇到诸多问题并且出现了亏损,让郭汉伟以亏损数千万元人民币的代价退出对CMC的投资。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而在此之前的12月7日,腾讯音乐原始投资人郭汉伟委托两家机构在上海举行媒体沟通会,通报腾讯音乐股权纠纷案及举报该公司联席总裁谢国民涉嫌欺诈。12月10日,腾讯音乐发布补充招股说明书对此进行了回应,称将应诉,无法预估其将给公司运营造成的影响。不过,上述风波并未影响腾讯音乐登陆纽交所。

  出乎预料的是,腾讯音乐上市第三天,就遭遇破发。之后,震荡下行,截至12月19日,其股价最低跌至11.81美元。

  在“踢出”郭汉伟之后的几年内,谢国民成功引入目前的大股东腾讯,并将CMC与腾讯音乐合并更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作为腾讯音乐联席总裁的谢国民拥有北京大学法学学士学位,自2012年6月起,开始担任董事会成员,目前负责酷我音乐业务线全面业务和管理工作。谢国民于2012年创办CMC,随后担任CMC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董事。在CMC成立之前,谢国民曾任新浪音乐公司公共关系副总裁、总顾问和总经理。更早之前,其在经天律师事务所和公诚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

  12月12日,兜兜转转多年的腾讯音乐终于在纽交所完成了IPO,发行价为13美元/股,募资12.3亿美元,成为与全球最大的音乐流媒体Spotify市值相当的“新贵”。

  郭汉伟方面指控的“谢国民欺诈”包括:虽然2013年CMC已经获得总计1 亿美元的投资,投资人对公司估值已经达到2 亿美元(约人民币14 亿元),但郭汉伟却被告知公司经营状况惨淡,谢国民建议其为减少损失,以1.3亿元远低于CMC 真实估值的价格出售其持有的股份。谢国民团队甚至雇人胁迫郭汉伟,如果他拒绝股份出售,会遭到调查。

  “面对欺诈和胁迫,又无法获得证明海洋音乐真实价值信息,郭汉伟无奈以1.3亿元人民币被迫出售了CMC 62.5%的股份。到2018年6月,经过调查腾讯音乐的招股说明书和查询此前CMC留存的诸多文件证明欺诈存在后,郭汉伟决定委托我们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起诉腾讯音乐和相关各方。”陈若剑表示。

  “我们相信从与备案有关的情况和事实中可以看出,现任腾讯音乐联席总裁的谢国民,曾经使用了非法手段欺诈了一位备受尊敬的投资人。很可惜,在腾讯音乐上市之前,谢国民和其他被申请人并没有改正自己的错误行为。而在美国,股东和监管部门一直以较高的行为标准要求公司和其高级管理层。”12月18日,郭汉伟美国发言人在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电邮中称。

  郭汉伟在美国委托昆鹰律师事务所对谢国民进行起诉;在国内,郭汉伟则通过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向中国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11项仲裁请求。本报获得的资料显示,其中一项核心请求就是谢国民归还当时代郭汉伟持有的CMC37.5%的股权。郭汉伟希望通过诉讼和仲裁确认转让谢国民股份无效,并要求其赔偿约1亿人民币(近1460万美元)。

  TME的尴尬处境

  股权风波起

  贵州茅台(600519,股吧)从2016年初185元到目前涨了3倍,是典型的戴维斯双击现象。根据茅台(600519,股吧)2015年财报显示,每股收益为12.34元,而今年中报每股收益为8.96元,按照既往规律估计,今年每股收益可能为17.92元。根据券商预测,茅台2018年的每股收益基本会达到23.6元左右;相比2015年的12.34元,翻了约一倍。

  原标题:特斯拉电池将告别松下“独家供货” 中国企业机会来了?

 


Powered by 188体育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